排列五开奖公告|排列五开奖号码结果

你會長大,我會回來

小時候,鄰居家有個大我兩三歲的男孩,我叫他小哥哥。在我眼中,小哥哥見多識廣,簡直是無所不知。 有一天,小哥哥給我講了個機器人打架的故事。聽著聽著,我...

小時候,鄰居家有個大我兩三歲的男孩,我叫他小哥哥。在我眼中,小哥哥見多識廣,簡直是無所不知。

有一天,小哥哥給我講了個機器人打架的故事。聽著聽著,我有點迷糊了。我問,什么是時間機器?什么叫核戰爭?

小哥哥說,你別管了,講了你也不懂。反正就是兩個機器人,一個長得跟人一樣,是好的;另一個可以變形,是壞的。

我問,是好機器人厲害,還是壞機器人厲害?

小哥哥想了想說,壞機器人厲害一點,但好機器人塊頭更大,更威風。

到了關鍵地方,小哥哥不講了,說天太熱,口渴。

機器人打架還不知道誰輸誰贏呢,真是急死人。

我捧出小豬儲蓄罐,倒出三毛錢,然后飛奔出門,買回兩支橘子棒冰。小哥哥剝開棒冰紙,高興地舔一口,繼續說下去。

我十歲那年,小哥哥家橫遭變故,他跟著家人離開了小鎮。臨走的時候,我問小哥哥,還能再見到你嗎?

小哥哥說,I will be back。我問那是什么意思。他說,我會回來的。

從此,我再沒見到他。

幾年后,小鎮的文化館附近開了家錄像廳,我常在周末的下午偷偷跑去看。大人說了,好學生不去那種地方。

十幾平米的房間,大白天也拉著窗簾。一臺舊彩色電視,一臺二手索尼錄像機,十幾條板凳,地上到處是煙頭和瓜子殼。班里的壞孩子告訴我,晚上會放香港三級片。

有一回,我居然看到了會變形的液體機器人,和威風凜凜的大塊頭機器人。跟小哥哥講的一模一樣。

飛車,重機槍,直升機,核爆,兩個機器人貼身肉搏,天雷勾動地火,誰也打不死誰。

我在黑暗中張大嘴巴,我的太陽穴在突突地跳,我口干舌燥,血脈賁張,荷爾蒙一定是爆表了。

忘不了最后的畫面,大塊頭機器人把自己沉入沸騰的鐵水,我身邊的小流氓哭得泣不成聲。

散場后,我問老板,這部片子叫什么名字。老板不耐煩地說,《未來戰士》,2。香港人叫《魔鬼終結者》。

走出錄像廳,明晃晃的大太陽,照得人恍惚。我突然想念那個每年夏天都來我家,給我講故事,騙我棒冰吃的小哥哥。

后來我也離開了小鎮,生活按部就班,波瀾不驚。

北京奧運會那年,我喜歡上一個姑娘。她應該也有點喜歡我吧,雖然誰都沒有說。

姑娘說,你一直說《終結者2》好看,我還沒看過。你去買張碟,陪我在電腦上看吧。

那時我在準備一個光伏電站項目,需要去青海玉樹州考察一段時間。臨走前一天,我去姑娘家道別,帶了那張碟。

電影放完,發現她的臉色很奇怪,兩只手死死地揪著衣角,像是在竭力忍住什么。

一滴淚流下臉頰。又是一滴。她開始哭,嗷嗷的。

我驚呆了。從沒見過一個貌似文靜的姑娘會這樣哭。本能告訴我,該出手了。

我抱住了她。她徒勞地掙扎了幾下,鼻涕眼淚糊了我一脖子。

第二天,她沒來送我。她說受不了這樣的離別。

十五天后,巴顏喀拉山的風雪之夜,差一點,我就化作經幡一座。我在零下十五度的黑暗中瑟縮著,感覺熱量在一點一滴地流逝。努力回想那些讓我溫暖的名字,她的面容長久浮現。

后來我問她,那天為什么哭?她說看到T800被鐵水吞噬,害怕我也會這樣消失在風雪中。

有人告訴我,《終結者5》很爛,阿諾老了,別看。

去看一部大家都說好的電影,是跟風。

去看一部大家都說爛的電影,是情懷。

所謂情懷,或許不過是:曾經好過一場,不知你忘沒忘,總之我還記得。

屏幕上,我又見到了阿諾。曾經的健美先生如今肌肉松弛,皺紋橫生。那張被地心引力拉扯的臉,寫滿了衰老和不甘。

健身或許是最虛妄的運動,再強健的肌肉,也是交給歲月去摧毀的。

我看著他一次又一次,向比自己更強更先進的機器人發起沖鋒。被狠狠地摔在地上,爬起來,再摔。

“我老了,但并不過時”。

我在健身房,多少次,肌肉行將崩潰,快堅持不下去,我告訴自己:阿諾都快七十了,還在練。

就像跑步時,精疲力竭的時候,我在心里默念:科比已經恢復訓練了。

就像幾年前看《變形金剛1》,當第一聲汽車人變形的聲音傳來,黑暗中的我忍不住熱淚盈眶。

有時覺得,“如約而至”是個多么美好的詞。等得很苦,卻從不辜負。

謝謝你們,老男人,一直燃燒到現在。

謝謝你們,我兒時的英雄。穿過漫長的時光,來到我的身邊。

謝謝你,T-800。你總是說“I will be back”,然后每次都會回來。


路明,大學教師,「一個」App常駐作者,首部作品集《名字和名字刻在一起》將于近期由「一個」工作室制作出品。@后排的路明

排列五开奖公告 500竞彩比分直播网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 上海时时乐 dota2比分网 2014世界杯竞彩比分 体育比分网站源码 湖北30选5 竞彩篮球大小分 竞彩比分4串1奖金多少封顶 快乐飞艇 太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云南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 黑龙江时时彩 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直播 pk10